<nav id="t3el9"><video id="t3el9"></video></nav>
      <th id="t3el9"><sup id="t3el9"></sup></th>
        1. 歡迎光臨中圖網 請 | 注冊

          故鄉的食物

          收錄了汪曾祺《四方食事》《五味》《豆汁兒》等人們熟知的篇目,值得收藏。

          作者:汪曾祺
          出版社:江蘇文藝出版社出版時間:2014-02-01
          開本: 32開 頁數: 314
          讀者評分:5分6條評論
          排名:文學銷量榜 90
          中 圖 價:¥12.7(4.9折) 定價  ¥26.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有塑封/無塑封),個別圖書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標記、光盤等附件不全詳細品相說明>>
          本類五星書更多>

          故鄉的食物 版權信息

          • ISBN:9787539936239
          • 條形碼:9787539936239 ; 978-7-5399-3623-9
          • 裝幀:簡裝本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所屬分類:>

          故鄉的食物 本書特色

          汪曾祺,現代作家、散文家、文體家。在散文、小說創作上頗有成就。
            翻閱汪曾祺的作品好像聆聽一位性情和藹、見識廣博的老者談話,且饒有趣味。他的作品,不乏風和日麗、小橋流水的江南秀色和小四合院、小胡同的京城一景,卻極少見到雷霆怒吼、闊大無比的壯觀場景。憑著對事物的獨到領悟和審美發現,從小的視角楔入,發人深省。
            本書收錄了汪曾祺*經典的散文,如:《四方食事》《五味》《豆汁兒》《昆明菜》《馬鈴薯》等人們熟知的篇目,值得收藏。

          故鄉的食物 內容簡介

          ★翻閱汪曾祺的作品好像聆聽一位性情和藹、見識廣博的老者談話,且饒有趣味。他的作品,不乏風和日麗、小橋流水的江南秀色和小四合院、小胡同的京城一景,卻極少見到雷霆怒吼、闊大無比的壯觀場景。憑著對事物的獨到穎悟和審美發現,從小的視角楔入,發人深省。

          故鄉的食物 目錄

          輯一 五味人間
          四方食事
          五味
          豆汁兒
          食豆飲水齋閑筆
          菌小譜
          煙賦
          貼秋膘
          手把羊肉
          昆明的吃食
          昆明的果品

          輯二 日常滋味
          故鄉的食物
          故鄉的野菜
          馬鈴薯
          蘿卜
          豆腐
          干絲
          韭菜花
          尋常茶話
          家常酒菜
          鱖魚
          魚我所欲也

          輯三 食事與文事
          吃食和文學
          食道舊尋
          王磐的《野菜譜》
          《吃的自由》序
          作家談吃**集
          葵·薤
          《旅食與文化》題記

          輯四 一枝一葉
          生機
          紫薇
          北京的秋花
          果園的收獲
          臘梅花
          冬天的樹
          人間草木
          草木春秋
          歲朝清供
          輯五 鳥獸蟲魚
          草木蟲魚鳥獸
          夏天的昆蟲
          昆蟲備忘錄
          北京人的遛鳥
          香港的鳥
          錄音壓鳥
          熬鷹·逮獾子
          狼的母性

          猴王的羅曼史
          輯六 南北游蹤
          昆明的雨
          滇游新記
          天山行色
          泰山拾零
          長城漫憶
          皖南一到
          湘行二記
          四川雜憶
          初訪福建
          美國短簡
          展開全部

          故鄉的食物 節選

          四方食事
            口味
            “口之于味,有同嗜焉?!焙贸缘臇|西大家都愛吃。宴會上有烹大蝦(得是極新鮮的),大都剩不下,但是也不盡然。羊肉是很好吃的?!把虼鬄槊馈?。中國人吃羊肉的歷史大概和這個民族的歷史同樣久遠。中國羊肉的吃法很多,不能列舉。我以為*好吃的是手把羊肉。維吾爾、哈薩克都有手把羊肉,但似以內蒙為*好。內蒙很多盟旗都說他們那里的羊肉不膻,因為羊吃了草原上的野蔥,生前已經自己把膻味解了。我以為不膻固好,膻亦無妨。我曾在達茂旗吃過“羊貝子”,即白煮全羊。整只羊放在鍋里只煮四十五分鐘(為了照顧遠來的漢人客人,多煮了十五分鐘,他們自己吃,只煮半小時),各人用刀割取自己中意的部位,蘸一點作料(原來只備一碗鹽水,近年有了較多的作料)吃。羊肉帶生,一刀切下去,會汪出一點血,但是鮮嫩無比。內蒙人說,羊肉越煮越老,半熟的,才易消化,也能多吃。我幾次到內蒙,吃羊肉吃得非常過癮。同行有一位女同志,不但不吃,連聞都不能聞。一走進食堂,聞到羊肉氣味就想吐。她只好每頓用開水泡飯,吃咸菜,真是苦煞。全國不吃羊肉的人,不在少數。
            “魚羊為鮮”。有一位老同志是獲鹿縣人,是回民,他倒是吃羊肉的,但是一生不解何所謂鮮。他的愛人是南京人,動輒說“這個菜很鮮”,他說:“什么叫‘鮮’?我只知道什么東西吃著‘香’?!币忉屖裁词恰磅r”,是困難的。我的家鄉以為*能代表鮮味的是蝦子。蝦子冬筍、蝦子豆腐羹,都很鮮。蝦子放得太多,就會“鮮得連眉毛都掉了”的。我有個小孫女,很愛吃我配料煮的龍須掛面。有一次我放了蝦子,她嘗了一口,說“有股什么味!”不吃。
            中國不少省份的人都愛吃辣椒。云、貴、川、黔、湘、贛。延邊朝鮮族也極能吃辣。人說吃辣椒愛上火。井岡山人說:“辣子冇補(沒有營養),兩頭受苦”。我認識一個演員,他一天不吃辣椒,就會便秘!我認識一個干部,他每天在機關吃午飯,什么菜也不吃,只帶了一小飯盒油炸辣椒來,吃辣椒下飯。頓頓如此。此人真是個吃辣椒專家,全國各地的辣椒,都設法弄了來吃。據他的品評,認為土家族的*好。有一次他帶了一飯盒來,讓我嘗嘗,真是又辣又香。然而有人是不吃辣的。我曾隨劇團到重慶體驗生活。四川無菜不辣,有人實在受不了。有一個演員帶了幾個年輕的女演員去吃湯圓,一個唱老旦的演員進門就嚷嚷:“不要辣椒!”賣湯圓的白了她一眼:“湯圓沒有放辣椒的!”
            北方人愛吃生蔥生蒜。山東人特愛吃蔥,吃煎餅、鍋盔,沒有蔥是不行的。有一個笑話:婆媳吵嘴,兒媳婦跳了井。兒子回來,婆婆說:“可了不得啦,你媳婦跳井啦!”兒子說:“不咋!”拿了一根蔥在井口逛了一下,媳婦就上來了。山東大蔥的確很好吃,蔥白長至半尺,是甜的。江浙人不吃生蔥蒜,做魚肉時放蔥,謂之“香蔥”,實即北方的小蔥,幾根小蔥,挽成一個疙瘩,叫做“蔥結”。他們把大蔥叫做“胡蔥”,即便做菜時也不大用。有一個著名女演員,不吃蔥,她和大家一同去體驗生活,菜都得給她單做?!拔幕蟾锩倍匪臅r候,這成了一條罪狀。北方人吃炸醬面,必須有幾瓣蒜。在長影拍片時,有一天我起晚了,早飯已經開過,我到廚房里和幾位炊事員一塊吃。那天吃的是炸油餅,他們吃油餅就蒜。我說,“吃油餅哪有就蒜的!”一個河南籍的炊事員說:“嘿!你試試!”果然,“另一個味兒”。我前幾年回家鄉,接連吃了幾天雞鴨魚蝦,吃膩了,我跟家里人說:“給我下一碗陽春面,弄一碟蔥,兩頭蒜來?!奔依锶丝次疑允[蒜,大為驚駭。
            有些東西,本來不吃,吃吃也就習慣了。我曾經夸口,說我什么都吃,為此挨了兩次捉弄。一次在家鄉。我原來不吃芫荽(香菜),以為有臭蟲味。一次,我家所開的中藥鋪請我去吃面,——那天是藥王生日,鋪中管事弄了一大碗涼拌芫荽,說:“你不是什么都吃嗎?”我一咬牙吃了。從此,我就吃芫荽了。后來北地,每吃涮羊肉,調料里總要撒上大量芫荽。一次在昆明??喙?,我原來也是不吃的,——沒有吃過。我們家鄉有苦瓜,叫做癩葡萄,是放在瓷盤里看著玩,不吃的。有一位詩人請我下小館子,他要了三個菜:涼拌苦瓜、炒苦瓜、苦瓜湯。他說:“你不是什么都吃嗎?”從此,我就吃苦瓜了。北京人原來是不吃苦瓜的,近年也學會吃了。不過他們用涼水連“拔”三次,基本上不苦了,那還有什么意思!
            有些東西,自己盡可不吃,但不要反對旁人吃。不要以為自己不吃的東西,誰吃,就是豈有此理。比如廣東人吃蛇,吃龍虱;傣族人愛吃苦腸,即牛腸里沒有完全消化的糞汁,蘸肉吃。這在廣東人、傣族人,是沒有什么奇怪的。他們愛吃,你管得著嗎?不過有些東西,我也以為不吃為宜,比如炒肉芽——腐肉所生之蛆。
            總之,一個人的口味要寬一點、雜一點,“南甜北咸東辣西酸”,都去嘗嘗。對食物如此,對文化也應該這樣。
            切膾
            《論語·鄉黨》:“食不厭精,膾不厭細?!敝袊那心挷恢加诤螘r??鬃右浴笆场?、“膾”對舉,可見當時是相當普遍的。北魏賈思勰《齊民要術》提到切膾。唐人特重切膾,杜甫詩累見。宋代切膾之風亦盛?!稏|京夢華錄·三月一日開金魚池瓊林苑》:“多垂釣之士,必于池苑所買牌子,方許捕魚。游人得魚,倍其價買之。臨水斫膾,以薦芳樽,乃一時佳味也?!痹?,關漢卿曾寫過“望江樓中秋切膾”。明代切膾,也還是有的,但《金瓶梅》中未提及,很奇怪?!都t樓夢》也沒有提到。到了近代,很多人對切膾是怎么回事,都茫然了。
            膾是什么?杜詩邵注:“鲙,即今之魚生、肉生?!备嘀隔~生,膾的繁體字是“鲙”,可知。
            杜甫《閿鄉姜七少府設鲙戲贈長歌》對切膾有較詳細的描寫。膾要切得極細,“膾不厭細”,杜詩亦云:“無聲細下飛碎雪?!蹦捠乔衅€是切絲呢?段成式《酉陽雜俎·物革》云:“進士段碩常識南孝廉者,善斫膾,谷薄絲縷,輕可吹起?!笨雌饋硎瞧徒z都有的。切膾的魚不能洗。杜詩云:“落砧何曾白紙濕”,邵注:“凡作鲙,以灰去血水,用紙以隔之”,大概是隔著一層紙用灰吸去魚的血水?!洱R民要術》:“切鲙不得洗,洗則鲙濕?!奔邮裁醋髁??一般是加蔥的,杜詩:“有骨已剁觜春蔥?!薄秲葎t》:“鲙,春用蔥,夏用芥?!笔[是蔥花,不會是蔥段。至于下不下鹽或醬油,乃至酒、酢,則無從臆測,想來總得有點咸味,不會是淡吃。
            切膾今無實物可驗。杭州樓外樓解放前有名菜醋魚帶靶。所謂“帶靶”,即將活草魚的脊背上的肉剔下,切成極薄的片,澆好醬油,生吃。我以為這很近乎切膾。我在一九四七年春天曾吃過,極鮮美。這道菜聽說現在已經沒有了,不知是因為有礙衛生,還是廚師無此手藝了。
            日本魚生我未吃過。北京西四牌樓的朝鮮冷面館賣過魚生、肉生。北京乃切成一寸見方、厚約二分的魚片,蘸極辣的作料吃。這與“谷薄絲縷”的切膾似不是一回事。
            與切膾有關聯的,是“生吃螃蟹活吃蝦”。生螃蟹我未吃過,想來一定非常好吃?;钗r我可吃得多了。前幾年回鄉,家鄉人知道我愛吃“嗆蝦”,于是餐餐有嗆蝦。我們家鄉的嗆蝦是用酒把白蝦(青蝦不宜生吃)“醉”死了的。解放前杭州樓外樓嗆蝦,是酒醉而不待其死,活蝦盛于大盤中,上覆大碗,上桌揭碗,蝦蹦得滿桌,客人捉而食之。用廣東話說,這才真是“生猛”。聽說樓外樓現在也不賣嗆蝦了,惜哉!
            下生蟹活蝦一等的,是將蝦蟹之屬稍加腌制。寧波的梭子蟹是用鹽腌過的,醉蟹、醉泥螺、醉蚶子、醉蟶鼻,都是用高粱酒“醉”過的,但這些都還是生的。因此,都很好吃。
            我以為醉蟹是天下**美味。家鄉人貽我醉蟹一小壇。有天津客人來,特地為他剁了幾只。他吃了一小塊,問:“是生的?”就不敢再吃。
            “生的”,為什么就不敢吃呢?法國人、俄羅斯人,吃牡蠣,都是生吃。我在紐約南海岸吃過鮮蚌,那絕對是生的,剛打上來的,而且什么作料都不擱,經我要求,服務員才給了一點胡椒粉。好吃嗎?好吃極了!
            為什么“切膾”生魚活蝦好吃?曰:存其本味。
            我以為“切膾”之風,可以恢復。如果覺得這不衛生,可以仿照紐約南海岸的辦法:用“遠紅外”或什么東西處理一下,這樣既不失本味,又無致病之虞。如果這樣還覺得“硌應”,吞不下,吞下要反出來,那完全是觀念上的問題。當然,我也不主張普遍推廣,可以滿足少數老饕的欲望,“內部發行”。
            河豚
            閱報,江陰有人食河豚中毒,經解救,幸得不死。楊花撲面,節近清明,這使我想起,正是吃河豚的時候了。蘇東坡詩:竹外桃花三兩枝,
            春江水暖鴨先知。
            蔞蒿滿地蘆芽短,
            正是河豚欲上時。梅圣俞詩:河豚當此時,
            貴不數魚蝦。宋朝人是很愛吃河豚的,沒有真河豚,就用了不知什么東西做出河豚的樣子和味道,謂之“假河豚”,聊以過癮,《東京夢華錄》等書都有記載。
            江陰當長江入海處不遠,產河豚*多,也*好。每年春天,魚市上有很多河豚賣。河豚的脾氣很大,用小木棍捅捅它,它就把肚子鼓起來,再捅,再鼓,終至成了一個圓球。江陰河豚品種極多。我所就讀的南菁中學的生物實驗室里搜集了各種河豚,浸在裝了福爾馬林的玻璃器內。有的很大,有的小如金錢龜。顏色也各異,有帶青綠色的,有白的,還有紫紅的。這樣齊全的河豚標本,大概只有江陰的中學才能搜集得到。
            河豚有劇毒。我在讀高中一年級時,江陰鄉下出了一件命案——“謀殺親夫”?!凹榉颉?、“淫婦”在游街示眾后,同時槍決。毒死親丈夫的東西,即是一條煮熟的河豚。因為是“花案”,那天街道的兩旁有很多人鵠立佇觀。但是實在沒有什么好看,奸夫淫婦都蠢而且丑,奸夫還是個黑臉的麻子。這樣的命案,也只能出在江陰。
            但是河豚很好吃,江南諺云:“拼死吃河豚”,豁出命去,也要吃,可見其味美。據說整治得法,是不會中毒的。我的幾個同學都曾約定請我上家里吃一次河豚,說是“保證不會出問題”。江陰正街上有一飯館,是賣河豚的。這家飯館有一塊祖傳的木板,刷印保單,內容是如果在他家鋪里吃河豚中毒致死,主人可以償命。
            河豚之毒在肝臟、生殖腺和血,這些可以小心地去掉。這種辦法有例可援,即“潔本金瓶梅”是。
            我在江陰讀書兩年,竟未吃過河豚,至今引為憾事。
            野菜
            春天了,是挖野菜的時候了。踏青挑菜,是很好的風俗。人在屋里悶了一冬天,尤其是婦女,到野地里活動活動,呼吸一點新鮮空氣,看看新鮮的綠色,身心一快。
            南方的野菜,有枸杞、薺菜、馬蘭頭……北方野菜則主要的是苣荬菜。枸杞、薺菜、馬蘭頭用開水焯過,加醬油、醋、香油涼拌。苣荬菜則是洗凈,去根,蘸甜面醬生吃?;蛟怀砸安丝梢浴扒寤稹?,有一定道理。野菜多半帶一點苦味,凡苦味菜,皆可清火,但是更重要的是吃個新鮮。有詩人說:“這是吃春天”,這話說得有點做作,但也還說得過去。
            敦煌變文、《云謠集雜曲子》、打棗桿、掛枝兒、吳歌,乃至《白雪遺音》等等,是野菜。因為它新鮮。
            一九八九年四月十八日
            載一九八九年創刊號《中國文化》
            五味
            山西人真能吃醋!幾個山西人在北京下飯館,坐定之后,還沒有點菜,先把醋瓶子拿過來,每人喝了三調羹醋。鄰座的客人直瞪眼。有一年我到太原去,快過春節了。別處過春節,都供應一點好酒,太原的油鹽店卻都貼出一個條子:“供應老陳醋,每戶一斤?!边@在山西人是大事。
            山西人還愛吃酸菜,雁北尤甚。什么都拿來酸,除了蘿卜白菜,還包括楊樹葉子、榆樹錢兒。有人來給姑娘說親,當媽的先問,那家有幾口酸菜缸。酸菜缸多,說明家底子厚。
            遼寧人愛吃酸菜白肉火鍋。
            北京人吃羊肉酸菜湯下雜面。
            福建人、廣西人愛吃酸筍。我和賈平凹在南寧,不愛吃招待所的飯,到外面瞎吃。平凹一進門,就叫:“老友面!”“老友面”者,酸筍肉絲氽湯下面也,不知道為什么叫做“老友”。
            傣族人也愛吃酸。酸筍燉雞是名菜。
            延慶山里夏天愛吃酸飯。把好好的飯焐酸了,用井拔涼水一和,呼呼地就下去了三碗。
            都說蘇州菜甜,其實蘇州菜只是淡,真正甜的是無錫。無錫炒鱔糊放那么多糖!包子的肉餡里也放很多糖,沒法吃!
            四川夾沙肉用大片肥豬肉夾了洗沙蒸,廣西芋頭扣肉用大片肥豬肉夾芋泥蒸,都極甜,很好吃,但我*多只能吃兩片。
            廣東人愛吃甜食。昆明金碧路有一家廣東人開的甜品店,賣芝麻糊、綠豆沙,廣東同學趨之若鶩?!胺硖撬奔从冒资砬袎K熬的湯,這有什么好喝的呢?廣東同學曰:“好嘢!”
            北方人不是不愛吃甜,只是過去糖難得。我家曾有老保姆,正定鄉下人,六十多歲了。她還有個婆婆,八十幾了。她有一次要回鄉探親,臨行稱了兩斤白糖,說她的婆婆就愛喝個白糖水。
            北京人很保守,過去不知苦瓜為何物,近年有人學會吃了。菜農也有種的了。農貿市場上有很好的苦瓜賣,屬于“細菜”,價頗昂。
            北京人過去不吃蕹菜,不吃木耳菜,近年也有人愛吃了。
            北京人在口味上開放了!
            北京人過去就知道吃大白菜。由此可見,大白菜主義是可以被打倒的。
            北方人初春吃苣荬菜。苣荬菜分甜荬、苦荬,苦荬相當的苦。
            有一個貴州的年輕女演員上我們劇團學戲,她的媽媽不遠迢迢給她寄來一包東西,是“擇耳根”,或名“則爾根”,即魚腥草。她讓我嘗了幾根。這是什么東西?苦,倒不要緊,它有一股強烈的生魚腥味,實在招架不了!
            劇團有一干部,是寫字幕的,有時也管雜務。此人是個吃辣的專家。他每天中午飯不吃菜,吃辣椒下飯。全國各地的,少數民族的,各種辣椒,他都千方百計地弄來吃,劇團到上海演出,他幫助搞伙食,這下好,不會缺辣椒吃。原以為上海辣椒不好買,他下車第二天就找到一家專賣各種辣椒的鋪子。上海人有一些是能吃辣的。
            我的吃辣是在昆明練出來的,曾跟幾個貴州同學在一起用青辣椒在火上燒燒,蘸鹽水下酒。平生所吃辣椒之多矣,什么朝天椒、野山椒,都不在話下。我吃過*辣的辣椒是在越南。一九四七年,由越南轉道往上海,在海防街頭吃牛肉粉,牛肉極嫩,湯極鮮,辣椒極辣,一碗湯粉,放三四絲辣椒就辣得不行。這種辣椒的顏色是桔黃色的。在川北,聽說有一種辣椒本身不能吃,用一根線吊在灶上,湯做得了,把辣椒在湯里涮涮,就辣得不得了。云南佧佤族有一種辣椒,叫“涮涮辣”,與川北吊在灶上的辣椒大概不相上下。
            四川不能說是*能吃辣的省份,川菜的特點是辣且麻——擱很多花椒。四川的小面館的墻壁上用黑漆大書三個字:麻辣燙。麻婆豆腐、干煸牛肉絲、棒棒雞,不放花椒不行?;ń返檬谴ń?,搗碎,菜做好了,*后再放。
            周作人說他的家鄉整年吃咸極了的咸菜和咸極了的咸魚,浙東人確實吃得很咸。有個同學,是臺州人,到鋪子里吃包子,掰開包子就往里倒醬油??谖兜南痰偷赜蚴怯嘘P系的。北京人說南甜北咸東辣西酸,大體不錯。河北及東北人口重,福建菜多很淡,但這與個人的性格習慣也有關。湖北菜并不咸,但聞一多先生卻嫌云南蒙自的菜太淡。
            中國人過去對吃鹽很講究,如桃花鹽、水晶鹽,“吳鹽勝雪”,現在則全國都吃再制精鹽。只有四川人腌咸菜還堅持用自貢產的井鹽。我不知道世界上還有什么國家的人愛吃臭。
            過去上海、南京、漢口都賣油炸臭豆腐干。長沙火宮殿的臭豆腐因為一個大人物年輕時常吃而出名。這位大人物后來還去吃過,說了一句話:“火宮殿的臭豆腐還是好吃?!薄拔幕蟾锩敝谢饘m殿的影壁上就出現了兩行大字:*高指示:
            火宮殿的臭豆腐還是好吃。我們一個同志到南京出差,他的愛人是南京人,囑咐他帶一點臭豆腐干回來。他千方百計,居然辦到了。帶到火車上,引起一車廂的人強烈抗議。
            除豆腐干外,面筋、百葉(千張)皆可臭。蔬菜里的萵苣、冬瓜、豇豆皆可臭。冬筍的老根咬不動,切下來隨手就扔進臭壇子里?!覀兡抢锖芏嗳思叶加袀€臭壇子,一壇子“臭鹵”。腌芥菜擠下的汁放幾天即成“臭鹵”。臭物中*特殊的是臭莧菜稈。莧菜長老了,主莖可粗如拇指,高三四尺,截成二寸許小段,入臭壇。臭熟后,外皮是硬的,里面的芯成果凍狀。噙住一頭,一吸,芯肉即入口中。這是佐粥的無上妙品。我們那里叫做“莧菜秸子”,湖南人謂之“莧菜咕”,因為吸起來“咕”的一聲。
            北京人說的臭豆腐指臭豆腐乳。過去是小販沿街叫賣的:“臭豆腐,醬豆腐,王致和的臭豆腐?!背舳垢唾N餅子,熬一鍋蝦米皮白菜湯,好飯!現在王致和的臭豆腐用很大的玻璃方瓶裝,很不方便,一瓶一百塊,得很長時間才能吃完,而且賣得很貴,成了奢侈品。我很希望這種包裝能改進,一器裝五塊足矣。
            我在美國吃過*臭的“氣死”(干酪),洋人多聞之掩鼻,對我說起來實在沒有什么,比臭豆腐差遠了。
            甚矣,中國人口味之雜也,敢說堪為世界之冠。
            載一九九○年第四期《中國作家》
            豆汁兒
            沒有喝過豆汁兒,不算到過北京。
            小時看京劇《豆汁記》(即《鴻鸞禧》,又名《金玉奴》,一名《棒打薄情郎》),不知“豆汁”為何物,以為即是豆腐漿。
            到了北京,北京的老同學請我吃了烤鴨、烤肉、涮羊肉,問我:“你敢不敢喝豆汁兒?”我是個“有毛的不吃撣子,有腿的不吃板凳,大葷不吃死人,小葷不吃蒼蠅”的,喝豆汁兒,有什么不“敢”?他帶我去到一家小吃店,要了兩碗,警告我說:“喝不了,就別喝。有很多人喝了一口就吐了?!蔽叶似鹜雭?,幾口就喝完了。我那同學問:“怎么樣?”我說:“再來一碗?!?
            豆汁兒是制造綠豆粉絲的下腳料,很便宜。過去賣生豆汁兒的,用小車推一個有蓋的木桶,串背街、胡同。不用“喚頭”(招徠顧客的響器),也不吆喚。因為每天串到哪里,大都有準時候。到時候,就有女人提了一個什么容器出來買。有了豆汁兒,這天吃窩頭就可以不用熬稀粥了。這是貧民食物?!抖怪洝返慕鹩衽母赣H金松是“桿兒上的”(叫花頭),所以家里有吃剩的豆汁兒,可以給莫稽盛一碗。
            賣熟豆汁兒的,在街邊支一個攤子。一口銅鍋,鍋里一鍋豆汁,用小火熬著。熬豆汁兒只能用小火,火大了,豆汁兒一翻大泡,就“澥”了。豆汁兒攤上備有辣咸菜絲——水疙瘩切細絲澆辣椒油、燒餅、焦圈——類似油條,但作成圓圈,焦脆。賣力氣的,走到攤邊坐下,要幾套燒餅焦圈,來兩碗豆汁兒,就一點辣咸菜,就是一頓飯。
            豆汁兒攤上的咸菜是不算錢的。有保定老鄉坐下,掏出兩個饅頭,問“豆汁兒多少錢一碗”,賣豆汁兒的告訴他,“咸菜呢?”——“咸菜不要錢?!薄澳墙o我來一碟咸菜?!?
            常喝豆汁兒,會上癮。北京的窮人喝豆汁兒,有的闊人家也愛喝。梅蘭芳家有一個時候,每天下午到外面端一鍋豆汁兒,全家大小,一人喝一碗。豆汁兒是什么味兒?這可真沒法說。這東西是綠豆發了酵的,有股子酸味。不愛喝的說是像泔水,酸臭。愛喝的說:別的東西不能有這個味兒——酸香!這就跟臭豆腐和“啟司”一樣,有人愛,有人不愛。
            豆汁兒沉底,干糊糊的,是麻豆腐。羊尾巴油炒麻豆腐,加幾個青豆嘴兒(剛出芽的青豆),極香。這家這天炒麻豆腐,煮飯時得多量一碗米,——每人的胃口都開了。
            ……

          故鄉的食物 作者簡介

          汪曾祺(1920-1997)江蘇高郵人。我國著名小說家、散文家、戲劇家。他的小說《受戒》和《大淖記事》都曾獲獎,一些作品還被翻譯到國外。他曾創作和改編了京劇《范進中舉》、《王昭君》及現代京劇《沙家浜》等。如今,汪曾祺平中顯奇,淡中有味的作品,備受眾多讀者的真心喜愛,并在海外產生越來越廣泛的影響。劇作家沙葉新評價他的作品是“字里行間有書香味,有江南的泥土芳香”,可見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商品評論(6條)
          • 主題:

            感受汪老豐富的飲食生活和自然平易的文字。

            2024/1/28 21:10:21
            讀者:zyx***(購買過本書)
          • 主題:

            這本書趣味性比較足,而且是我喜歡的平裝,文字和裝幀都比較親切

            2023/11/24 10:35:07
            讀者:******(購買過本書)
          • 主題:

            第一次在中圖網買書,沒想到贈品這么精美,而且價格劃算,書也保護得很好,中圖是懂讀者的,以后就是忠實用戶了。

            2023/11/13 19:43:38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 主題:

            裝幀內容 無一不愛

            2023/11/12 21:15:35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 主題:

            看后不禁使人會心一笑??粗粗宛I了

            2021/1/15 16:28:22
          • 主題:滿意?。?!

            喜歡汪曾祺。

            2015/3/19 23:47:18
            讀者:tet***(購買過本書)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圖網
          在線客服
          人妻无码v中文字幕久久琪琪布,久久99国产乱子伦精品免费,欧美精品亚洲精品日韩久久